快捷搜索:

男主到底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夜魔,老鬼当家

日期:2019-08-28编辑作者:影视评论

反正,我觉得还是第一部好看。

暗夜藏尸

作为马库斯·邓斯坦的投石问路之作,[夜魔]及其续作,尽量在和[电锯惊魂]撇清关系的同时,保持着必要的关联,两者最大的相同之处有两点:其一、精巧的杀人机关,比如[夜魔Ⅰ]中,珠宝商大女儿抓起剪刀自卫时,转而被系在刀柄上的钢丝甩在钉板上的杀人机关,就可以媲美[电锯惊魂Ⅳ]中自成体系的嗜命机器;其二、在狭小空间内安置出流畅的恐怖叙事,譬如[夜魔Ⅱ]里,夜魔栖息的废旧旅馆内,居然存放着数量可观且组装精美的尸体,就与[电锯惊魂Ⅴ]中,对竖锯叔杀人器材的展览异曲同工。至于密闭空间内的残肢断臂血流成河等砍杀类恐怖电影的必备元素,更是自不待言。

不过,邓斯坦自知无法回避的事实,就是[电锯惊魂]珠玉在前,怎样能在角色形象上推陈出新,才是他首要解决的问题所在。鉴于不可能再创造个“竖锯”,那[夜魔]系列能做的最大文章,就是让电影中的嗜血狂魔闭嘴,转而让封闭室内密布的杀人机关,和惨绝人寰的杀戮细节来完成对观众的吸引和抚慰。这也就意味着,在失去了惩戒与救赎为主题的道德说教之后,[夜魔]能够拓展的叙事元素,仅剩下赤裸裸的撕皮扯肉剔骨抽筋。但这又将走回砍杀类恐怖电影的旧路,因为每部杀人故事中,总会有个开挂的无敌杀手,尤其在[德州电锯杀人狂]和[黑色星期五]等虐杀电影,培养了无数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恶魔拥趸之后,[电锯惊魂]系列将杀人的手段和意境,兀自拔高到极高的档次,让杀人也变成了极具艺术氛围的技术工种——也即是说,在[电锯惊魂]之后,诸如[德州电锯杀人狂]之类的简单虐杀,早已无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且喜闻乐见的猎奇心理了。

当然,邓斯坦和帕特里克对这些心知肚明,他们既无法摆脱既定的恐怖套路,又不能寻求更新的叙事元素(毕竟,恐怖片本身就是电影中被拍得最烂,却永远有人前赴后继的类型),所以恐怖二人组在能力范围内,对[夜魔]系列的叙事,做了两点调控:第一、在让夜魔闭嘴的基础上,刻意不交代他行凶的动机所在,使得两部电影始终沉郁在游戏晋级的杀戮氛围里;第二、用更精巧的嗜血装置、更逼真的肢体道具和更殷红的血浆肉末,博取观众愈发挑剔的眼球和神经。应该说,虽然这两点调控并不足以抗衡[电锯惊魂],但在最基本的恐怖叙事上,它还是满足了血浆控们最基本的嗜血诉求,因而对于故事架构,恐怖二人组索性就将之简单化处理:在第一部中,小偷阿金为抵债养家,被迫重操旧业,到白天他工作的珠宝商家中行窃,孰料碰上嗜血夜魔,在其家中密布机关逮人虐杀,历经艰难险阻终于逃出生天时,却被夜魔中途拦截,填在了红色木箱里权作诱饵,吸引旁人成为自己的猎物;直到第二部时,才彻底透露出夜魔此举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收集人体,将他们拆散后,挑选精美的部位重新拼接,然后存放在盛满福尔马林的玻璃缸里——当然,它只是借瞬间被秒杀的搜救分队,将夜魔的老巢做了并不详尽的粗略展示,至于其人其貌其情其心,依旧毫无涉及。

在说这个问题前先简单评论一下这两部片。
听说这部片编剧是电锯惊魂的编剧,如果不是听说是一个编剧我还以为夜魔是对电锯惊魂的拙劣模仿呢 精髓什么的全没学到,就表面功夫学了一点点。可以说这是部没什么内涵,就纯粹找一下刺激的片子。当然第二部更糟糕,它的糟糕程度不在于狗尾续貂,而是比前部更夸大了夜魔的强大,以及与之相配的变态程度。第一部塑造那个狡诈变态,灵敏机智,极其残忍的夜魔第二部已经夸大到了ooc的程度。如果第一部夜魔像是黑暗中的无声暗杀者,蜘蛛般的陷阱大师,第二部夜魔丢弃了那种精细,暗处无声的技巧,从一只蜘蛛变成了屠夫没有错。开头那场屠杀完全是在毁坏夜魔形象,到了后面的女主角藏品更可以看见——夜魔你真是越混越没有追求了,什么垃圾货色都能看得上眼带走了!这种ooc导致的结果就是第二部完全没有看点,它比起第一部,连有趣都算不上,当然要看男主反杀的当我什么都没说。
下面说说男主角这个人。这电影第一部可以说塑造了一个完美的男主角——机智勇敢,胆大心细,善良有担当的好丈夫好爸爸,我就想问问编剧男主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去当小偷。而相比起第一部的男主,第二部男主显然黑了不少,开头就抛下女主跑了【虽然作为旁观者我非常认同男主的行为】,虽然也可以认为女主不是萝莉没办法引起男主的保护欲望,不过从后面雇佣兵找男主去救女主男主的一系列表现来看,男主心理确实比第一部阴暗不少,他之前没有救女主,他之后救女主其实也没多在意她存亡,甚至有点小阴暗的心理你们这群雇佣兵去也是给夜魔送人头不过万一你们中大奖真有个是主角干掉了夜魔我就发了哈哈哈,事实上在进入夜魔的“屠宰场”之前,男主都是有机会拒绝或者跑掉的,虽然雇佣兵一脸不听话你就要死的样子,不过他们又不是夜魔又没有一手遮天的能力怎么可能就无声无息把扬名整个市的唯一一个幸存者男主干掉啊,所以男主这个时候帮他们,表面上是无奈是害怕家人受伤害,内心多少有点阴暗的念头。之后随着剧情发展,我们发现男主比起第一部的圣父,显然不管对别人还是自己,都比以前更残忍。像是钉在墙上的女孩真要救也不会救不了,想想第一部的妹子也是被铁丝扎住动弹不得,男主还不是救了。第二部男主果断明哲保身。之后男主果断为了保命射路人射警察想想第一部天真的男主角拿了枪没有子弹心心念念地还是拿到子弹和夜魔拼,第二部果断放弃杀掉夜魔的可能性跑去杀路人男主果然好天真好不做作。然后编剧也发现男主越来越黑了赶紧挽回点形象,“救可以救的,不能救的就算了”,然而剧情也没有挽回男主以前高大的形象。挑衅夜魔分散他注意力这里本来联想第一部感觉挺伟大挺圣父的,如果他自己不在笼里的话,雇佣兵头头被干的时候一脸我要再晕一会儿,然后在头头被杀后马上跑上去戳大腿,这个时候加上后面打架的干劲真看不出前一秒还是趴在地上根本起不来好吗。男主就这样一路往黑的方向走不回头,最后编剧弄了个男主反杀夜魔,“你以后再也不能(对别人做这样的事)”,在念台词中()没有念出来,男主此时已经有点变态的心理,正常人这个时候要么还是相信警察叔叔打911或者暗地里杀掉夜魔,没有几个正常人会觉得要把夜魔虐回来,想想要把夜魔那些变态事再亲手弄在他身上,也是需要极大的仇恨值和变态心理,男主那所谓的不让夜魔再伤害别人真的只是借口而已,不管杀了夜魔还是让他接受法律制裁夜魔都肯定不能再祸害人啊,男主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凌虐夜魔的欲望找借口啊。按照男主这个黑化速度相信如果还有第三部要么成为变态版蝙蝠侠,要么成为竖锯啊科科

第二部还有让我有点疑惑的是,第一部对夜魔的塑造,没有过多的描述,都是点睛之笔,这是一个没有来历勇猛无惧变态无下限的捕猎达人。越是这样,夜魔的恐怖形象就越成功。而在第二部,主创们也仍然不遗余力的展现了夜魔基地的尸积如山,各种拼凑起来的人体畸形标本,粗糙但仍然霸气的陷阱,还有他研制出来的一批“僵尸人”:把人舌头割了,把大脑煮熟了,注射某种药物就能把人变成“僵尸”。(也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总之,我都将这些视作在塑造彪悍“夜魔”形象的元素。

对于砍杀类恐怖片,安东尼·莱恩(Anthony Ryan)曾在《纽约客》中这样写道:“砍杀类恐怖电影最主要的反讽效果在于:这种类型片的导演,尽管沉迷于表现荒诞不经的叙事和黏黏糊糊的血浆,但他们却能把我们吓得屁滚尿流。”安东尼此言,并非对砍杀恐怖片的美赞,恰恰相反,他是在控诉此种类型居然能获得无数拥趸。当然,若干诘责并不能让血浆控们稍事收敛,因为被撕扯分裂的肉身筋骨和开膛破肚的视觉冲击,既揭示又掩盖了人们想要实现某个传统上不被接受的黑暗欲望,以及因之想要接受惩罚的邪恶快感。正是基于大众的这种心理无意识,马库斯·邓斯坦(Marcus Dunstan)才决意在[电锯惊魂]系列终结后,为血浆控树立起全新的砍杀标杆,因而就有了[夜魔]系列。

而第二部则又是废弃厂房的“密室逃生”,又是各种不玩死你不罢休的陷阱,又是血肉横飞哭爹喊娘的虐刑;并且增加了闯关的人数,加强了陷阱的夸张度,却弱化了恐怖和绝望氛围,让作为观众的我始终缺少那种“心跳到嗓子眼”的感觉。

竖锯之前

以歇斯底里为主要基调的日本恐怖电影,有种独具一格的恐怖类型:折磨电影。据好事者研究称,之所以它在日本盛行,除了岛国拥有丰盛的性爱活动,还基于它有绵亘甚久的切腹文化——二者混合的后果,就成了折磨电影的宗旨:让观众看了会发疯并想去杀人的电影(佐藤寿保)。口出此言的佐藤寿保,在上个世纪末,影响了诸如大卫·柯南伯格等导演,在他们针对身体展开了持续不断的残虐后,由折磨电影衍生而成的砍杀类恐怖电影,终于在2004年修成正果,也就是詹姆斯·温的[电锯惊魂]。[电锯惊魂]时代的到来,预示着恐怖电影开始迈入肢解身体的极限性时代。不过向来以含蓄著称的詹姆斯·温,并不十分热衷血浆型惊恐,因而辞拍该系列。尽管这让血浆控颇为失望,但东隅有失必收桑榆,所以才有了马库斯·邓斯坦的上位,让影迷观赏了迥异于詹姆斯·温内敛风格的纯血浆砍杀恐怖电影。

长相颇显诡异的马库斯·邓斯坦,尽管人们很少知道他,但他编剧的恐怖电影却是拥趸无数,诸如[兽餐]系列、[电锯惊魂Ⅳ、Ⅴ、Ⅵ、Ⅶ],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正如邓斯坦的自我调侃:“即便很少人知道我的名字,但我确信很多人看过我杀人的点子。”当然,邓斯坦能有如此邪功并非一日而成,多少得益于他有个嗜好恐怖片的和谐家庭。还在怀里吃奶时,他就被老妈抱着进了电影院,彼时最受欢迎的恐怖片,是年仅13岁的朱迪·福斯特主演的[黑巷少女],为了此片,邓斯坦的精怪老妈带着他不知道刷了多少遍电影院。

这就有必要简述[黑巷少女]的故事,因为从邓斯坦编剧的恐怖电影可知,这部叙述成人世界黑暗无比的惊悚电影,冥冥中成了他屡次沿袭的基因。[黑巷少女]的故事极其简单:朱迪·福斯特饰演的女孩琳,独自居住在靠海的小屋里,她的母亲离家出走,疼爱她的父亲也在三年前去世——不过在去世前,他为女儿预付了三年租金,以确保女儿能在自力更生前,能有安身栖命的地方。但邪恶的女房东,和她那个有着恋童癖的儿子,渐渐发现了琳独居的秘密,于是渐次要挟,由此展开了关于小屋和身体的争夺。在这个叙事简单的电影里,导演尼古拉斯·加斯纳混入了浪漫和神秘等多种元素,将电影的恐怖氛围打造得如情似境,引来无数喝彩。可能是[黑巷少女]主要集中在室内的惊悚讲述,让马库斯·邓斯坦中了“三岁定八十”俗谚的下怀,从拿起16mm摄影机开始,他就总能把屋里搞得天翻地覆。

当年在爱荷华大学电影学院学习时,邓斯坦非但折腾出全校知名的“背部焚火”(为了试验人体着火时的痛感,他不惜用自己做试验),更创造了该校至今无人能打破的“假血浆挥洒纪录”:在一部实验性学生短片中,他一次性挥霍了130加仑假血浆。除了人体与血浆的试验经历,邓斯坦还和其他恐怖片导演的路程相似:迷恋阴暗吊诡的影像风格,大学期间捣鼓短片且屡屡获奖,毕业后长达数年混迹在各大片场打零工,暗自揣摩砍杀恐怖电影的剧本。2005年的时候,他与好基友帕特里克·梅尔顿,捣腾出剧本《兽餐》,参加马特·达蒙和本·阿弗莱克搞的“绿光计划”真人秀(这是个很匪夷所思的节目,因为它居然在真人秀上,甄选优秀的电影剧本并加以投拍——构思不错,可惜收视率过低,办了几期就被砍掉了)时拔得头筹。遗憾的是,这个剧本拍成同名电影后,并没能找到发行商,只在院线逛了三天,随后便转投到了DVD市场。尽管之后连拍三部,可投入成本却越发走低,制作手法也只能往粗糙Cult上靠拢。

而第二部则把场景设置在被遗弃的旅馆,这也是夜魔的大本营。旅馆的布景可参照《电锯惊魂》里的陷阱基地。而且导演始终舍不得交代清楚整个旅馆是个怎么样的布局,观众完全被演员们带着走,忽然到了解剖室,忽然到了标本间,忽然又到“养狗房”,总之是让你看完电影都没搞清楚这旅馆的格局。导演还怕热心观众去拍摄地实地考察,最后还干脆一把火烧了夜魔的魔窟。我深深认为,这片场就是当年《电锯惊魂》用的,只是换了表面装饰而已。

夺命机关

虽然[夜魔]是系列电影,而且都延续了生人入侵的“老鬼当家模式”,但倘若将两者进行比对就不难发现,尽管它们都是杀人游戏,但续作因袭的是恐怖片里惯用的“找死”伎俩,而[夜魔Ⅰ]则开辟了“撞死”的变招——这就是遗憾所在:续集没能沿用前作中全新的恐怖模式,因而注定了它们是同个系列中,完全不同质的恐怖电影:

[夜魔Ⅰ]属于创新型的“蛛网狩猎”:窃贼阿金只是为了盗窃抵债,意外撞入珠宝商家里被夜魔布下的天罗地网,等他在无知中跌入致命陷阱,却发现素日里最熟悉的环境,居然变成了恶魔横行的屠宰场,之前闭着眼都能摸得门通路顺的屋子,现在却再小心谨慎,都有可能万劫不复。为了将这个理念贯彻真实,邓斯坦使用了大量细节特写,诸如在百叶窗上前有锋利刀片、将铁钩悬挂在卧室里、把抽屉把手换成匕首、楼梯钉满钢钉、刀柄系好吊绳、走廊遍布捕兽夹……事无巨细的展现,不仅让主角陷入惊恐万分不知所措,连银幕下的观众,都巴不得当事人干脆蜷缩在墙角,等候天亮时分警察救援。此种设置,相较于同类型的恐怖电影而言,就很精巧别致,因为它所悬置的对象,恰好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起居环境——将最熟悉异化成最惊恐,激起心理上的绝对逆差,达到最亟需的间离化效果,从而满足了电影预期中的恐怖效果。

相较而言,[夜魔Ⅱ]却走上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旧套路:拼死逃出来的阿金,却被迫带领搜救团队前往夜魔的恐怖基地,营救被意外捕获的老板女儿。这就把前作中“化熟悉为陌生”的深厚功力,变成了简单的“因陌生而陌生”,逃命过程也变成了粗糙的陈尸博物馆展览。看似同样精妙的虐杀,实则抵消了主角和观众的熟悉性认知心理,把个体对环境的依赖完全抛却,因而在潜意识层面上,这种设置在无形中将恐怖效果大打折扣——毕竟,血浆控看惯了“M-Zone人”类虐杀:一票人非要去恶魔主场踢馆,这分明就是在找死。

除去叙事倒退,[夜魔Ⅱ]的嗜血机关设置,也与前作中的精巧别致相去甚远,唯一值得提及的,无非是开场中时夜店中的“收割机大屠杀”。在之前的叙事中人们知道,该夜店具有只能进不能出的密封特性,然后又用宏观全景和个别特写,交织出红男绿女无尽蓬勃的情欲,尤其是对女人肉体的暴露,诸如酥胸和翘臀、美腿与玉臂、魅惑香吻跟扭动腰肢等,让观众的荷尔蒙在情色气氛里骤然飙升。正如欲望男女的性爱前戏,当电影把夜店里狂浪的人群交代完毕,就用摇升镜头盘旋而上,随之进入虐杀正题:先掠过锋锐闪亮的锯齿钉耙(这点很巧妙,因为初映眼帘时,多半观众会误以为是夜店的吊顶装置,但直到它被夜魔启动,人们才知道这是经由收割机改装的杀人工具),再对准站在上方的嗜血夜魔,随即特写他扣动按钮的手,最后就以主客观视角交替跟随,看夜店男女像麦子一样被收割:头颅打碎、手臂绞断、拦腰横截,霎时间残肢与断臂齐飞,血浆共肉末一色。

不过,这段残杀充满了遗憾:首先、它的屠杀感没有[死神来了]拿捏得撩人,观影时的紧张感控制得稍弱(镜头刚对准夜魔,他就开动了按钮);其次、它的器械太过锋锐,倘若把刀刃变钝时布满血迹,在配以慢镜头特写,反而会给人以强烈的钝刀磨肉感,增强对观众的心理刺激,继而放大恐惧内核。也就是说,这段残虐过程太快,在血浆控们准备饕餮饱餐时,嗜杀居然一闪而过,最后就看到满地陈尸血流遍地(相比于之前情色戏份的调控,重口虐杀的重头戏,明显出现了早泄症状)。除此之外,[夜魔Ⅱ]最受人诟病的,当属导演居然让夜魔拿起机关枪,对着入侵者狂扫——杀人器械太工业也就罢了,甚至连枪都被派上用场,可见主创们在杀人机关的构思上,已经开始显露疲态。

之所以对续作颇多微词,完全是因为[夜魔Ⅰ]较有诚意,因为它在最小空间内,配以惊悚悬疑,将马库斯·邓斯坦的密闭型机关虐杀,发挥到较大优势。尤其嗜血机器,第二部将它们增大加重,除去前述的“收割机”,还有抓斗状钉箱,以及将人压扁的活塞钢板。这些玩意儿都太大,失去了第一部中杀人器械零碎细小,且日常可见的特性:心理上由熟悉到陌生的恐惧,素来都比从陌生到陌生的惊骇,来得更加可怕。这也正是马库斯·邓斯坦和帕特里克·梅尔顿,构思[夜魔]的初衷:“我们尽量摆脱惯常恐怖电影的陌生化叙事,转而使用身边最常用的场景和工具,营造出似是而非的熟悉感,能让宅在家里的血浆控们脊背发凉,畏戒类似的恐怖袭击,会发生在自己家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勰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澳门新萄京8522,当然,电影本来就是娱乐,不能太较真,而且本系列片本来就存在许多不符合逻辑的地方。但是,导演在拍摄时也还是要注意点基本的剧情逻辑嘛,不要敷衍我们恐怖电影迷啊。

夜魔继后

应该说,尽管[兽餐]制作稍显低劣,但它却拥有足够多的恐怖噱头,最典型的,就是电影会在每个角色出场时,给他们以定格特写和字幕解说,内容包括姓名、职业、特长和寿命——尤其是寿命,它从出场就让观众知道:这家伙活到了最后,并且有个幸福的生活——结果观众发现:这哥们居然在第15分钟的时候就血糊糊地挂掉了,而那些标着“凌晨凄惨死去”的配角,却最终逃出生天。诸如此类的恶趣味,让身为主创的马库斯·邓斯坦,在业界广得赞誉,也为他赢来了[电锯惊魂]系列的橄榄枝。

电锯迷们都知道,从[电锯惊魂Ⅳ]开始,该系列就悄然逆转风格,在抛却悬疑因子的基础上,发扬血腥剔肉劈筋剁骨的砍杀内核,而与之相配的,就是虐杀机关的重重设置。扯到杀人装置,尽管是詹姆斯·温将之标新立异,但把它推向巅峰的,绝对要数马库斯·邓斯坦。这个处女作的男人,在凭借[兽餐]入驻嗜血帮以后,每逢聚会时就像乖学生般躲在角落里,听着其他人相互交流新奇的杀人灵感。达伦·林恩·鲍斯曼有次曾说:“记得[电锯惊魂Ⅲ]里面的人肉冷藏柜吗?那是因为每到冬天我都冻得要死,就幻想如果谁冬天光着屁股被卡在室外会变成啥?我操,这个主意简直嗨爆了。”邓斯坦听罢此言,被激发了处女男独有的神经质敏感:“擦,我要捣鼓个全新的杀人利器,挫挫他牛逼哄哄的锐气。”于是,他根据名噪一时的电子游戏《不可思议的机器》中的装置,设计了超完备的杀人系统,不仅能将所有人囊括其中,即便是在John死后,这台机器仍然能够运转自如。

正是邓斯坦心里憋着劲,才让[电锯惊魂Ⅳ]与前三部截然不同:过度的肃杀与残酷,让观众在凉飕飕的阴风里为之癫狂,以至于它将视觉冲击变成了首要目的,以各种荒唐却又设置精美的方式来杀人,以王权神授的方式进行着近乎偏执的审判,以惩罚为名的自救,以死亡为终点的徒劳挣扎……尽管达伦·林恩·鲍斯曼没有解释没再接拍续作的原因,但业内普遍认为:邓斯坦毫无更改余地的剧本设置,把后续的[电锯惊魂]系列,变成了由编剧主导的电影,这严重掣肘了鲍斯曼的发挥空间,让他觉得难以为继。由此可见,马库斯·邓斯坦的才华,的确不容小觑。

在[电锯惊魂]拍到第七部时,邓斯坦被委任编写[食人鱼3DD]的剧本。在联手帕特里克·梅尔顿,把戏谑大波靓女的肉欲情节都把玩一番后,邓斯坦意识到一个问题:无论竖锯狂还是食人鱼,尽管牌子特别响亮,但都不是他自己的恐怖角色。就在这个寻求自我突破的关口,参加嗜血帮集会的邓斯坦,不知听谁悠悠地说了句:“倘若小蟊贼不小心闯入连环杀手家里,会被碎尸万段吗?”他发疯似地询问旁人,到底是谁说出的创意,最终人群里惊诧的面孔让他意识到:原来是灵感闪过了大脑。当夜他就给帕特里克打电话,亢奋不已地说着自己的新计划,而帕特里克也与之一拍即合,决意将它做成专属自己的恐怖系列,也就是[夜魔]系列。

然而在事情开始时,邓斯坦与帕特里克不得不面对的实际情况却是:他们找不到投资商赞助这部电影,因为“小偷与连环杀手”的对立,实在太过简单粗暴,既无新意又无噱头。无奈之下,孤注一掷的恐怖二人组,凑齐一万美刀,开始了边拍摄样片边琢磨剧本的过程。对此,梅尔顿解释道:“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们俩太想拥有独属自己的品牌,当灵感闪过时,我们不想放弃,而且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更加独立且心无旁骛地投入工作,将我们更好的部分宣扬出去。”接下来发生的,就是俗谚所谓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的样片,被自由式发行公司(Freestyle Releasing LLC)的制片人米奇·利德尔 (Mickey Liddell)相中,决意投产邓斯坦的全新力作。

对了,片中还安排夜魔拿枪扫射,真是弱爆了,你有见过杰森拿枪的吗?既使人家到了外太空,也始终用刀乱砍的,这叫不改本色,而且夜魔枪法奇差,基本没射中几枪的,真是毁形象。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影视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男主到底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夜魔,老鬼当家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8522

澳门新萄京8522看看导演拍电影的评价,看了诸多

大姑纵然克扣口粮但是还会有咸稀饭吃。何况居住房子里不易于染上荒郊野外的各个久治不愈的病痛。路边的儿女也...

详细>>

都怪你过度美貌,她也不如何她也提菜

昨天看完《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下半部分,最后十几分钟看得我灵魂给洗刷一遍。从没有过的感觉。 西西里的传说一...

详细>>

预备好了吗,在影院做个白日梦吗

从笑点而言,《西虹市首富》也尽力抛弃了《夏洛特烦恼》还在靠无数的小品式段子堆积营造出的片段撕裂感——比...

详细>>

澳门新萄京8522美的代价,二零一七年菲朵先生写

    无意间忽然三番五次看了托纳托雷“时间和空间三部曲”中的两部,一部是《海上海钢铁公司琴师》,另一部便...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