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步之遥,眼中的政治隐喻

日期:2019-07-03编辑作者:影视评论

    放假了,看了一部电视长剧《红色》和一部电影《一步之遥》,说的都是发生在上海的故事。
    先看的《红色》,48集的长剧,我却一气呵成的看完,看完后,有种情绪始终挥之不去。后看的电影《一步之遥》,虽然我看起来并不吃力,故事和手法甚至还有些抓住我,却分了两次才看完。
    我一直喜欢看谍战剧,《黎明之前》、《借枪》和《潜伏》是给我映像比较深刻的几部。我喜欢看谍战剧,不仅因为其中扣人心弦的情节,也不仅因为其中闪耀的智慧光芒,还因为剧中人物(无论是正派还是反派)对信仰的执着。
    有人也许会哑然失笑,这个时代,还谈“信仰”?是的,没人谈信仰,就像《红色》里的主人公徐天不谈信仰,我也不例外,更不隶属于任何有信仰的组织。但我崇敬为信仰而义无反顾的英雄,也许因为我童年时就有的英雄情结。
    说到童年,姜文在《一步之遥》里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而我的中年呢?却是在上海度过的”,是的,姜文就是这么很“扯蛋”的表述的,前半句铺垫的是童年,而后半句却一下子扯到了中年(很多看了《一步之遥》的影迷对这部电影评价不高,认为就像这句话一样,这一步之遥,跨度大了,扯着蛋了)。
    再说我童年时的英雄情结,到了中年,还不时冒着傻气若隐若现,但全然不像《让子弹飞》里姜文快意江湖的豪放,也不像《黎明之前》中的段海平为信仰甘愿赴死的悲怆,却更像《红色》中徐天的一诺千金的隐忍与执着。而我,却又没有徐天的勇敢、智慧与过人的手段。哎,空有英雄情怀……自己都得嘲笑自己,就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谈什么英雄情怀和信仰!
    是的,普通人不谈英雄情怀和信仰,却常常茶余饭后谈政治,殊不知你谈政治的时候,却时刻被政治消费着。以往的时代,政治总是消费着老百姓,就像《红色》中占领区的鬼子,你是躲不掉的。即使你像徐天,不谈政治,极力避开鬼子,就想过着上海弄堂里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普通人的生活,鬼子还是会找上门来。
    现在的时代,不可否认政治依然消费着老百姓,但精英们却消费着政治。《一步之遥》上映前片方曾说因为“你懂的”原因,可能不能如期上映。据说姜文的影片,多有政治隐喻,有几部片子因此被“枪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我给学生上《网站商业模式与项目管理》课程,谈到网络炒作时就曾预言,《一步之遥》定能如期上映。果不其然,《一步之遥》于12月18日如期公映。
    也许我像徐天一样在某些方面是个色盲,看不懂“你懂的”原因,我只知道在中国,准备拍电影,剧本先送审,否则只能自己地下捣鼓了。加上《一步之遥》前期宣传那么拼,这是准备不过审的节奏吗?所以,我认定这是姜文对“你懂的”一次炒作,是对政治一次小小的消费。然而,姜文消费政治的同时,却也消费了自己曾有的情怀。
    其实,从《让子弹飞》开始,姜文的情怀就开始像子弹一样飞着,不落地,也没说要打到哪里,让你走进影院出来低头沉思破解他传说中的政治隐喻时,他英雄般昂着头“站着把钱给挣了”,这次《一步之遥》又跨着把钱给花了,又挣了。不可否认《一步之遥》有一些对时弊的影射,然而浮夸的表演、华丽的场景和过于不拘一格的想象力,你硬要让这些东西去解析政治隐喻,怎么看都像让一个手舞足蹈的“色鬼”和你谈论严肃的政治话题,也许嬉笑,但没怒骂,也许幽默,但不黑色。可能“姜丝”们上当了,所谓的政治隐喻,不过是拿来用于对商业的包装,以姜文银幕内外表现出来的性格,很少可能是无奈。《一步之遥》作为电影作品,无疑体现了姜文横溢的才华,却少了些许情怀。
   电视剧《红色》没有《一步之遥》那样炫技,但朴实无华中透着精致,大小角色细腻而到位的表演,语言、镜头、置景、道具和调色,把时代的印记、生活的气息和历史的厚重感恰到好处的糅合到了一起,男主角为帮助“朋友”高智商设计逻辑陷阱、女主角为复仇“高科技”布置意外事故、男女主角动人心魄的恋情、男二号渐长的探案能力和爱憎分明永不低头的个性、黑道混混到老大的“成长”历程与租界警长的权力寻租、对手的凶残狡诈与穷追不舍无不让剧情充满张力,上海弄堂里的家长里短、三角恋情、吴侬软语又充满着生活的温情。然而,最惊艳就是作为色盲的男主角徐天无法辨识却始终追寻的那一抹红色,这一抹红色,并不一定是个政治符号,也许就是他对爱人田“丹”的爱,也许就是他对甘洒热血的“朋友”的情,或者,就是徐天对平凡生活的渴望……
    在这个过于五彩缤纷的世界里,我好像也变成了一个色盲,不会观色,分辨不出哪是红、哪是黑,所以,虽然黑色对于有些人来说太过沉重,我却还能承受,虽然红色对于有些人来说分外刺眼,我却可以喜欢!

        从情感体验和感受类型上来说,姜文的几部电影,最为简单粗暴和单薄的就是《让子弹飞》,这也是许多人诟病姜文的《让子弹飞》太商业化,是其堕落和逢迎观众表现的原因。《让子弹飞》从情感体验上来说,观感是最舒服的,是最痛快的,尤其能满足那些四肢不发达、头脑很简单、思想很孱弱的人对自我的精神幻想和对他人他物的淫侵。他们能从张麻子身上看到一个假象的自己,看到一个武艺高强、胆识过人、智谋兼备的自我,与恶势力斗智斗勇,与小人物把玩周旋,游刃有余、风度翩翩、又能全身而退的自我。

        还有其他的隐喻我就不一一提及了。

        说实话,姜文的电影里故事讲得最烂的就是这部《一步之遥》。虽然这部电影的想法和构想都是美好的,但是故事讲起来就显得不那么明朗,太多杂乱的东西和意识先行的主张妨碍了故事的脚步。这一次,姜文在《一步之遥》里放弃了之前多线叙述的做法,改为简单直接的单线叙事,整个故事围绕马走日展开。但是这个单线又单得不够彻底,总是犹犹豫豫,闪闪烁烁,又旁逸斜出的。姜文自己在接受访谈里说到,他讲的就是一个人(马走日)在经受磨难后,灵魂获得救赎的故事。想法在前,电影在后,故事讲完了,马走日话还没说完就被莫名其妙地枪毙掉了。诶,救赎呢?什么时候被救赎的,从哪开始?救赎到什么地步了?莫非随着武六他妈车顶上的喇叭被打掉的时候掉到地上去啦?赶快掉头去找。意识先行的东西,最容易被意识缠住手脚,反倒放不开,讲不透,《一步之遥》就吃了这个亏。

        电影里马走日虽然自称是什么一大串名字的满族贝勒,但是太监的说法被人挑出来也不无道理,理由是,电影一开头就讲慈禧太后把他一把拉过去摁在床上,说,小马啊……能出现宫里的男人除了皇帝皇子就是十有八九就是太监,何况慈禧称之为“小马”,纯粹太监名字。其次,舒淇扮演的完颜对马走日进行逼婚时,马走日千方百计地搪塞,是一个正常男人所不能理解的,美人投怀送抱,怎能无动于衷。再次,周韵扮演的武六对其倾心,他不仅不接受还要一拳将之打晕,莫非真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个说法倒是挺意思的,我虽不认同,但是觉得别有趣味。

        姜文就是一个这么任性的孩子,他想在中国电影的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面对这样脆弱、敏感、天真、诗人般的孩子,我想说,距离“太阳照常升起”真的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一步,又真的是太遥远了!

        1.马走日是太监?

        姜文饰演的马走日在戏中面对完颜逼婚,说“我还是个孩子。”所以,最后,我想用顾城的一首诗来结尾:《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故事是最有力量的话语。说白了,要拍电影就要会讲故事,故事讲得好,所有的主义、所有的主张、所有的情怀都是逼格闪闪的。一个连故事都讲不好的导演是没有什么逼格谈情怀、谈主张的。

    三、人物

          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

        炮:王天王。借力打力,借势讨巧,实则跳梁小丑。扮演戏剧大师,消费马走日,供庸众消费,谋财取利的跳梁小丑王天王,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在整部片子里,这个小人物很会利用庸众,他知道观众喜欢什么,爱看什么。爱看用小刀还是大刀杀完颜,爱看如何夸张暴力地砍杀,却从来不关心事情的真相。他深刻知道,如何引导观众,如何利用观众,如何投其所好,如何牵着他们的鼻子走,甚至知道把一个剧分成三场,要想看完,还得连看三天。他同样也会迎合观众的口味,用简单粗暴的电影语言,如让姜文穿上SM装拿上大刀暴砍完颜。这似乎隐含着姜文对某些不顾艺术本身,一味迎合观众低俗下流的恶趣味来粗制滥造电影艺术人的讽刺。王天王这个小人物的设置,不仅盘活了电影,增加了笑料,更包含着姜文对电影艺术现状的很多真实的想法和辛辣地讥讽。

        今天,我想从四个方面来谈一谈这部很“姜文式”的片子:

        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

        似乎这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首读之让人莫名伤感、激动、落寞、渴望而又绝望、痛惜的诗。与懂不懂毫无关系,读诗的人应该非常清楚这种感受。能带给人愉悦的诗可能是一首好诗,但只能带给人愉悦的诗绝不可能成为一首伟大的诗。同理,能带给人快意恩仇的体验的电影可能是一部好电影,但只能带给人快意恩仇的电影绝对不是一部伟大的电影。

        牛逼的导演绝不一味地迎合观众的品味,而是引导观众品味,提高观众智商。也正如很多人所说,不是姜文的电影变差了,而是观众变傻了,欣赏水平变低了,眼光快低到裤裆里去了。换个角度看,虽然这部片子在姜文的作品里算不上优,但纵览年度国产电影,绝对是最好的。别一面啃着爆米花看着《分手大师》《小时代》笑得像2B一样,一面看完《一步之遥》,啥也没看懂,回来就BIBI,真是烂片!

四、隐喻

                                                                                                                                            2014年12月20日

        中国人几乎没有经历过魔幻现实主义的艺术熏陶,中国从小的教育就是答案唯一论,扼杀想象,扼杀虚构,扼杀白日梦,要脚踏实地,实实在在,接受现实,应对现实,如何培养一门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稳定可靠薪水的工作岗位的实用技术,踏踏实实工作,老老实实做人。一以贯之的现实主义指导下的实用主义教育让虚构的土壤先天畸形,更别提魔幻主义、超现实主义和后现代主义了。如果说《鬼子来了》姜文被砍掉的脑袋在地上赚了九圈,眼睛眨三眨,嘴角上翘的“含笑九泉”还能被接受的话,很多人就有点接受不了《太阳照常升起》里周韵把孩子从火车厕所里生下来掉到一条诡异的铺满鲜花的铁轨上了,更无法接受《一步之遥》里把老爷车开得飞起来,飞到超级巨大的月球上。这不就是扯淡嘛!怎么可能,完全不合逻辑。这就是绝大多数中国观众的反映,也是绝大多数中国观众评判艺术好坏的标准之一。想想,觉得可笑又可怜。姜文用世界情怀和眼光妄图拍出“世界的”电影,只是稍微的魔幻了一把就被庸众抬上了狗头铡,真他妈搞笑。

        姜文出了第五部电影《一步之遥》,前日公映。四年前,一部《让子弹飞》让许多欣赏姜文的人倍感自豪,似乎《让子弹飞》为他们与众不同的高逼格打赢了一场恶仗,长长地出了一口恶气,又让许多第一次听说还有个牛逼的导演叫姜文的假屌和伪文,迅速以抱大腿的姿态把姜文奉为艺术偶像,置顶到逼格首页,以免因落伍而羞耻。

        我谈谈我第一次看《太阳照常升起》时的感受,我仍然记得非常清楚那种懵懂的说不清的感动。影片的最后,一条燃烧着的毛毯飞上天空,周韵扮演着的妈妈在火车上把孩子生在了厕所里,落到一条铺满鲜花的铁路上,一直向前,一直向前……魔幻般的铁路、鲜花、太阳、云霞,周韵站在火车上朝着远方喊:阿廖沙、阿廖沙,太阳出来啦;阿廖沙,阿廖沙,他一笑,天就亮了……看到这里,我潸然泪下……

单从故事的构思上和人物的定位上来谈谈《一步之遥》还是别有趣味的。首先,虽然他在人物取名上显得有些哗众取宠的意味,但构想不可不谓之精巧。用象棋棋子来构思一部电影的角色和相应的性格也是颇有新意的尝试。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影视评论,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步之遥,眼中的政治隐喻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8522 书评影评

野史从无正义,第八章笔记

通过这样一部以女性为主演的、以妓谋生的人们的故事,来刻画出那个时代的社会对女性以及人的不公,让人们明白...

详细>>

价值观评判,年少不知风月事

林东像是一只猴子,一刻也不得闲,他是动的,甚至于聒噪,但是这聒噪却是可爱的紧,眼睛一转,嘴巴一张,你就...

详细>>

希望国内电影来多几波这样的良心剧,人类战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眼圈儿黑黑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少量剧透,少许感慨。 对自己的生活充满希望,...

详细>>

演技

尼科尔 的演技 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部电影的成功 怪不得 有影评家 认为这应该为她赢得一个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