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火星救援,如何拯救一个逗逼的理工男

日期:2019-09-03编辑作者:拍摄服务

从某个角度而言,在所有类型片中,科幻片最是缺乏想象力的成份,结构上也最拘泥于常规,因为无论科幻片的背景设定得如何劲爆,即便是设定到了太阳上,只要一经敲定,故事情节的发展就得遵循此背景下的因果原理,如若不然,观众便不会对你的作品买账,他们会觉得你的故事缺乏真实性。

不过现实要比《火星救援》骨感得多,NASA受制于美国国会的辖制,甚至都不能跟中国展开航天合作,遑论使用我们的助推器以及搭载我们的航天员?威尔纯粹站在科学的角度构想了中美联手展开的《火星救援》,而帝国主义政客们绝不会促其实现。

近些年的热门科幻片中,《火星救援》和《地心引力》的成色最硬,剧情也最为简单直白,毕竟真正的科研多是如此,考验耐心的重复劳动,少有千回百转的戏剧性。电影中的太空任务已经写在了美国宇航局的计划簿上,科技水平就在当下,好莱坞甚至两次都把中国也捎上,向全球观众证明技术与环境的可行性。从票房上看,没有反派,没有阴谋,甚至没有爱情桥段的硬科幻片,如今到底有多大的市场,《火星》和《地心》的口碑就是明示。科幻片的“未来”越近,科技水平越符合现实,“幻想”成分越少,其质感就越“硬”,探索黑洞和时空维度的《时空穿越》,就比还在太阳系的《火星救援》要软;而在人类尚未踏足火星的今天,《火星救援》又没有已熟练太空行走的《地心引力》更硬。若依此类推,最硬的恐怕要数根据真实历史改编的《阿波罗十三号》了,可这已经不能算是“科幻电影”,只能称之为“科学传记电影”了。如人所言,一切的幻想都是基于现实,只要人类的思维模式不变,银幕上还会出现阳光乐观的理工男,为人类的未来默默的做实验,开飞船,种土豆。

《火星救援》这部电影一如它的片名般直截了当不绕弯子,甭管你有没有看过,瞅着火、星、救、援这四个字,你就能轻而易举地想象到,这部电影在讲述一个前往火星去救人的故事,大不了就是一个在火星艰苦存活下来的人等待救援的故事。接着你就会不由自主地联想起来,遇难者为什么落在了火星上?在火星上等待救援的过程中怎么生存?最终通过什么途径前去救援,以及成功了吗?

一个人不能没有同类,人性就是在人际社会中建立起来的,而现代社会的形塑,某种意义上就是鲁滨逊式的现代人所折冲捭阖出来的,如果“呆萌”老老实实的呆在地球上卖萌,也不会有《火星救援》这么大的动静出来,但即使身边充满危险,还是挡不住开拓者们对宇宙深空一往无前的热情(这是NASA多么成功的一次广告营销啊)。

为了这部“情节简单”的《火星救援》,雷德利·斯科特不惜推迟了筹备多年的《异形:契约》和《银翼杀手2》,这部新作更像是他科幻序列中的一个“小品”。从全片的视觉风格来看,《火星救援》并没有斯科特以往作品中的奇诡造型,阴暗场景,即便是壮阔的火星地貌也没有太多奇观式的渲染,导演回避了“幻想”成分,但仍保留了“科幻”的诉求,在可知的科技,可行的逻辑中寻求“奇想”,抖的都是工程师的“机灵”。要知道开创了一代“太空惊悚片”的斯科特,最不缺的就是“炸裂”的脑洞,当年异形仔“破胸而出”的一幕,成了无数人的“太空噩梦”,也埋葬了《星际迷航》多年培养的对于太空探索和文明接触的乐观畅想。

微信订阅号:UlyssesCAT

在手机文字游戏《生命线》(Lifeline)里,失事的宇航员要面对外星恐怖生物的袭击,而《火星救援》里的“呆萌”既没有外星人也没有鲁滨逊的“星期五”,他只是一个人凭借学富五车的科学知识自助自救,“自助者天助之”,赛缪尔·斯迈尔斯总结的这一理念,其实也始终贯穿在北美殖民者的“新教伦理”中——当开拓者先民们第一次来到新大陆时,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与“呆萌”在火星上的遭遇是同一性质的,只不过,近代式的远洋开拓变成了互联网时代的星际勘测。

而这一回,三十多年后的斯科特又兜了回来,《火星救援》完全没有了“对未知宇宙的恐惧”,宇航员只要种种菜,开开车,听听音乐,完全不用担心黑暗处会突然蹿出什么,一切都仿佛是已知的,经过严密推算的呈现。许多时候,影片的平静甚至让人一度忘了这是在危险的火星地表,一身便装的“植物学家”马克,还在地球上的某个温室里育种,施肥,等着收获时挖个土豆。影片中仅有几处设计,让影迷反应过来——这还是斯科特的作品:宇航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风暴中出舱,自己给自己做急诊手术。类似的场景和镜头,上回出现正是在《普罗米修斯》里,比起努米·拉佩斯面对的异形追击和破胎而出,这次马特·戴蒙遭遇的不过是狂风吹断的通信天线,淡化了那种逼人心悬的紧迫感(当然生死也在须臾之间)。“惊险”而不“惊悚”,斯科特可从来不缺想象力,但为了保存原著的“硬科幻”属性,他还是一比一照搬了NASA的火星计划,从设备到操作,无不向火箭推动工程师验证其可行性。

面对疯狂的粉丝,马特•达蒙如是说:

《火星救援》里没有外星人,没有奇奇怪怪的火星景象,威尔几乎完全按照已知的勘探资料描述了火星,而斯科特又用鲜活的影像将其还原在了大银幕上(囿于时代认知,在郑文光的笔下,火星上还有苔藓般的植物甚至雾气盘旋)。所以,中国航天局的加入也是完全符合科学精神的,在中国航天蒸蒸日上的背景下,“太阳神”助推器跟《地心引力》里的“天宫”号空间站一样符合情理(亚瑟·克拉克《2010太空漫游》里的“钱学森号”则是一种后冷战的想象)。

倒霉的戴蒙在《时空穿越》里是配角,所以他挂了;幸运的他在《火星救援》里是主角,开朗逗逼惹人爱,简直是完美的理工男。全人类从上到下,不惜花光NASA的巨额资源,搭上中国的太空战略,甚至其他宇航员的生命来拯救他。这与其说是人道主义和国际主义的伟大,不如说是剧中人对于“科学必胜”的笃信,以及对于传统信仰(十字架)的平视。正如马克的自言自语“我必须用科学去解决这些问题”,点出了创作者“探索不息”的极客精神,“硬科幻”独有的乐观心态,感染着所有人。具有系统科学素养的植物学家,能在火星的红色土壤里种土豆,自建化学仪器制水,用自己的粪便制肥,在最贫乏的设备和资源条件下,也能实现与外界的沟通和自救。这份荒野求生的技能大成,多少让文科生们羡慕(当然,最好一辈子用不上)。虽然过程惊险万分,但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总有一种机智和自信贯穿全身,这份乐观,源自一百多年前的凡尔纳,从《海底两万里》的鹦鹉螺号,到《火星救援》的赫尔墨斯号,生生不息,探索不止。

“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刚星际穿越回来,怎么又要上火星了?所以斯科特导演对我说:“NASA决定了,你上火星而且又要一个人留在那里。” 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也不是谦虚,我在冰雪星球都留得发疯了怎么上火星呢。但是,斯科特导演讲“你那么难救,你上火星这电影才好看”后来我念了两首诗,叫“苟利电影生死以,岂因独留避趋之” 所以我就被送到火星然后被队友卖了,自己留在火星这几百个火星日也没干什么,大概三件事:一个, 把马铃薯拿出来,覆盖上火星的土,用自己的大小便种出更多马铃薯;第二个,去翻出了探路者号,同NASA建立联系;第三个,就是把火星车改装好并开到了下次任务返回舱那里顺利被接回来。如果说还有一点成绩就是尽量分配好每一天食物和饮水,这个对我的命运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后来原本给我送补给的火箭发射失败爆炸了,等于说NASA要向天朝借火箭用,又拖了好几百个火星日。还有最后想出戳破手套做活体钢铁侠这一招,但是这些都是次要的,我主要的就是三件事情,很惭愧,就这样从火星回来了,谢谢大家。”(引用楼上)

澳门新萄京8522 1

澳门新萄京8522,在“被拯救”了N次后,马特·戴蒙不介意再被救一次。这一回比诺曼底远一些,比冰冻星球近一些,就在5600万公里之外的火星上。当然,真正拯救戴蒙的只能是他自己。《火星救援》就像是太空版的《荒岛余生》,和所有的遇险求生片一样,光环护体的主角,向观众展露的是坚强的求生意志,挑战概率的运气,捎带话痨的幽默感,以及完备的科学素养。

对于一个对科幻不感冒的我而言,宁愿大差不离地把《火星救援》想象成《荒岛救援》。在我的想象中,《荒岛救援》的主角可以叫鲁滨孙,鲁滨孙因为一次海啸独自落难到了一座孤岛上,救援团起初看着被海啸击碎的船的残骸,一致认为鲁滨孙必死无疑,于是打道回府了放弃了搜寻。日了狗的鲁滨孙被潮水拍醒后,心想完了完了这下死翘翘了,之后看了看前方荒无人烟的岛屿,鲁滨孙喝了口海水冷静了下来:我不能死!于是鲁滨逊展开了周详的自救计划。

我没有看过任何证明安迪·威尔曾经阅读过郑文光的资料,从《火星建设者》到《火星救援》,科幻精神就像圣灵般跨越时空神奇的流转……威尔从15岁起,就被美国国家实验室聘为软件工程师,一直沉迷于相对论物理、轨道力学和载人飞船,一开始他在网上发布自己写的《火星救援》,粉丝越聚越多,然后移师强势网站,最终出版并跻身畅销书之列,而威尔到现在也不明白《火星救援》为什么会成为大众文化中的超级IP——从网络热帖到畅销小说再到好莱坞电影,这倒是互联网 时代典型的文化产业逻辑。

比起安迪·威尔原著中的第一人称视角,电影减少了沉闷的自我读解,降低了地表求生和技术操作的危险铺垫,同时也丰富了NASA总部的群像表演。毕竟在两个多小时的片长中,并非每个观众都会像理科宅男那样,对技术细节和科学原理津津有味,笑话也就成了把控节奏的调味剂(居然还报名了金球奖的“音乐喜剧类”奖项)。《火星救援》的三条线中,最生动喧闹的当属NASA内的争辩,技术至上与官僚主义的权衡,同其他好莱坞类型片一样,最后还得靠某个天才的拍脑瓜来解决难题。赫尔墨斯号的团结和仗义,依然是在遇见难题->解决难题->下一个难题中前行,杰西卡·查斯坦的性格在后半程愈加鲜明,她也终于在《时空穿越》后穿上了宇航服,而这种对于坚韧女性的偏爱,也是承自西格尼·韦弗的“异形时代”。只有马特·戴蒙的表演是自成一体的,孤独,但不封闭,他有时是《荒岛余生》里的汤姆·汉克斯,话唠式的自嘲自娱;时而又像《瓦力》里的小机器人,听听老歌,晒晒太阳能;更多时候他还是《月球》里的山姆·洛克威尔,数着日子等着地球的指令。正如许多经典的硬科幻作品,科技是《火星救援》情节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小说中“第一个死在火星上的人”的悲观情绪在电影中隐藏,闪烁在马克·沃特尼的眼神中的,是挖掘科学潜能的灵感。纵然是居住舱爆炸也没有气馁,工程师特有的行动主义延伸着希望,一个人带起了整个地球的热情。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拍摄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火星救援,如何拯救一个逗逼的理工男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8522 新莆京娱乐app

中国人就没觉得这是美日想忘记历史,整个片子

  我就爱揍日本人的桥段,整个片子我就看这段看好几遍。我觉得虽然我很无聊,但是比起那种为日本人说话,骂自...

详细>>

年少记忆的完美盛放,深爱的选择

七月与安生 初闻《七月与安生》被翻拍成电影是在一个半月以前,闪现在我脑海的第一念头便是——我真的长大(...

详细>>

澳门新萄京8522葉問相当于個二愣子嘛,部份嘲笑

自身不清楚遵照電影里的劇情,葉問爲什麽是個民族英豪,,, 下班後,一邊吃著鯛魚燒,一邊看著這部快要下檔的電影。...

详细>>

法律与信仰的冲突,一场关于宗教与科学之间的

《驱魔》1、在公认的事实与存在的可能性之间,你会作何选择?独立的精神世界是否存在,恶魔(黑暗力量)是否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