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秋之白华,此情应是长相守

日期:2019-08-20编辑作者:拍摄服务

【爱之磊落】
  当之华来找秋白告诉他,要回家谈离婚的时候,两人没有任何承诺。但秋白想都没想说:“我和你一起回去。”多有担当,比什么承诺都来得实在。毕竟在那样一个年代,离婚是需要勇气的,而由女人提出并且独自面对更需要勇气。
  而三个心怀坦荡的人,居然硬生生把一场“夺妻之恨”的庸俗戏码演绎成了一件颇有魏晋风度的事情。两人对完诗,剑龙写了句“借花献佛”,意是自己配不上之华,把之华交给秋白。
 
  他们还开当时风气之先地在报纸上登了三则启事:剑龙与之华离婚;之华与秋白结婚;秋白又与剑龙结为好友。如此气度是现代人也无法比拟的吧。
  让人想起梁思成、林徽因和金岳霖。梁林是夫妻,同甘共苦,相濡以沫;而金岳霖,和徐志摩的追求不同,徐志摩在求之不得之后,义无反顾地迎娶了陆小曼。而金岳霖则终生未娶,爱了林徽因一生,一生与她比邻而居。

秋之白华,来源于瞿秋白的一段话:秋之白华,秋白之华、白华之秋,以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你无我,永不分离。试问,在我们现代的生活中,远离战争、没有饥饿,但是还能有谁能这样的面对自己的爱人,付出自己诚挚的感情,哪怕是在生命终结的时候。

 

【爱之诀别】
  面对历史的洪流,他们也有无法把握的时候,也有命中注定的分离。在那夕阳西下的桥头上、在冬夜送别的雪夜、在一起返乡的船头、在莫斯科白茫茫的雪野,他们看到过对方年轻而忧郁的脸庞……
秋白在狱中写下《多余的话》,回忆短暂而绚丽的一生,回忆一生的伴侣。
  他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他说,之华是我一生的知己。
  秋白之华的爱情因了时代而平添许多磨难,并最终以一枚黄土中的铜扣作结,完成了十余年的相知相守、相伴相忧。如果说这是命运给予的不完美,那么完美的那部分,则是他们自己争取来的。
  他说,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那么雄伟的工厂和烟囱,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从前更光明了。
  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

《秋之白华》――革命中的爱情,爱情中的革命。

    之华接着问:“那他喜欢我吗?”

【爱之浪漫】
  两人结婚,没有提到戒指,只是瞿秋白在杨之华的手心印下一枚印章,上面刻的是“秋之白华”,意为“秋白之华”,寓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瞿秋白还为杨之华准备了一份结婚礼物,在一枚金别针上刻着“赠我生命之伴侣”的字样。
  当秋白肺炎越来越严重的时候,之华让他去疗养院,而他因为工作拒绝,看到之华生气,他只温顺的说:“我去,明天就去。”之华脸上的愠色立马专为安慰,多么贴心。
  还有分别之时,秋白对之华说的那段话。他说,其实你不用这么美丽,有你的智慧就够了;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智慧,有你的勇敢就够了。
  看她日日为自己的安危担忧,他心疼的拥她入怀。他说,总想给你更多,可能给你的却很少。她说,你给了我一个美好的未来。

《秋之白华》,第一次听见就心动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让我有了想去看这部电影的欲望。果然,电影如其名,其中的每一帧每一画都美的让人窒息,革命和爱情的碰撞,是我所敬佩的。随着影片的放映,我的思绪也被拉到了那个动荡时代的江南水乡,看见了那个唯美的爱情故事和残酷的革命时光。

 

  喜欢这部电影的名字,喜欢董洁,所以《秋之白华》一定要看。
  《秋之白华》被观众誉为一部“散文诗一样”的电影。“在这部电影里,革命者变得立体了,文艺范儿很足,视觉效果很不错”。唯美的镜头加上轻柔的台词,赋予红色革命爱情片江南清新的格调。
  整部影片给人一种昏暗幽深的色彩,在革命大潮的背景下诉说一段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霍建起导演把钟爱的艺术电影手法渲染到了极致,阴雨天的火红玫瑰,西餐厅优美的钢琴曲,浅浅行走的旗袍……充满了纯净和温暖似一种淡淡的幽暗的笔触,没有明晃晃的太阳,屋内的装饰也都是恰到好处的幽暗舒适。就像一株历经千百年风霜打磨的实木,泛着沉稳暗哑的光芒。
  影片中有小段小段的独白,包括片中人物的对话,没有什么感情激越大喜过望的声音,始终都是不疾不徐的诉说。和刚看完的《建国大业》有明显的不同,当时在影院看建国的时候感觉里面的人始终都是声嘶力竭地喊,太闹了。而秋之白华看下来却很舒适,喜欢这样的叙述方式。不同于以往主旋律影片的高昂基调,回归了人性与艺术的本质。

他们的爱情就不可能只谈风月,他们的告白没有一句“我爱你”,“能和你一起走在前面,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才是之华对秋白最坚定的感情宣言。西渡桥头,萧山长河,雪夜长街,长镜头,慢动作,画面美好的不像是真的,隐去战争背景,这就是最平凡的幸福。同一天的报纸登着3条声明,之华和剑龙解除婚姻关系,之华和秋白确立恋爱关系,秋白和剑龙确立好友关系,有过这样的爱情和友情便是福。这是幸福的开始。

          

【爱之渐进】
    很喜欢片中人物的造型,觉得窦骁很适合瞿秋白的气质,干净醇厚,清瘦平和,一样的圆圆的黑边眼镜,秀气中带着苍白,恍惚间感觉那个男子穿越历史洪流涉水而来,讲述当年的故事。
  董洁自不必说,从《金粉世家》延续而来的一贯气场,清净温婉如空谷幽兰。
  两人相识之时,都已是有家室之人。
  瞿秋白的妻子王剑虹也是一位聪慧的时代女性,两人婚后的生活充满了诗歌的浪漫和词赋的情趣。遗憾的是,结婚仅7个月,王剑虹就因患肺结核而去世。
  杨之华是个家道中落的绅士门第小姐,当地出名的美人,和浙江有名的开明士绅沈玄庐的儿子沈剑龙相爱成婚。沈剑龙喜欢诗词、音乐,但他和朋友一起到上海后,经不起十里洋场、灯红酒绿的生活引诱,堕落了。此时他们已育有一女,名独伊。
  当时杨之华是上海大学社会学系的学生,而瞿秋白当时是社会学系的系主任,他风度翩翩、知识渊博,在师生中声望很高。杨之华第一次听瞿秋白的课,就对他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在而后的学习和社会活动中两人渐渐熟悉起来,瞿秋白还做了她的入党介绍人。

杨之华说:“上大的老师是全国最有才华,最革命,最英俊的。”明眸轻启,娇羞可爱。瞿秋白说:“为了给自己一个在这个不堪的社会活下去的理由,为了实践自己希望国家好起来的愿望,还想让短暂的一生有些意义(所以要参加革命)。”

    两人相识之时,都是已有家室之人,他们不是彼此的原配。这也许在某些人眼里并不是那么完美,可是我认为,这并不妨碍他们在一起,不离不弃。

【爱之苦闷】
  在杨之华与丈夫沈剑龙愈行愈远之时,瞿秋白也越发地深入内心。很喜欢两人在大桥上互通心曲那一段。两颗心已暗自相许。
  当之华半苦恼半试探性地说:“我离剑龙越来越远,却离他越来越近。”
  秋白答:“他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之华再问:“他知道我爱他吗?”
  他说:“知道。”
  之华接着问:“那他喜欢我吗?”
  秋白点燃了一根烟说:“他不敢。”
  ……
  原来充满革命气息的爱情也可以表现得如此含蓄动人。

在苏俄的那几年,他们无疑是快乐的,冰天雪地,落日余晖,自在生活,共享天伦,即使事业坎坷,总算是有一个可以依傍的人,有一个可以依傍的家。那样携手走过的时光,即使走不到结局,也不枉匆匆而逝的流光岁月。勇敢接受生命赋予自己的一切,带笑背负自己的十字架。他生前最后一次紧紧拥抱她,端详她的眉目说:“其实你不必这么美丽,有你的智慧就足够了。其实你不必这么智慧,有你的勇气就足够了。”

    他说,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那么雄伟的工厂和烟囱,月亮的光似乎也比从前更光明了。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

影片的开始,杨之华说:“选择了一条道路,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遇见他,却是我没有想到的。”由此拉开了她与瞿秋白的爱情的开端。

    他揽着她说:“其实你不用这么美丽,有你的智慧就足够了。其实你也不用这么智慧,有你的勇敢就足够了。”他是懂她的,他知道她的美丽、智慧和勇敢。

坐在座位上,影片把我带到那动荡的年代,著名才子瞿秋白光辉而短暂的传奇人生浮现在我的面前。《秋之白华》并没有着重以常规主旋律的议题去刻画革命者的光辉事迹,而是以唯美影像加上绵密的爱情,娓娓道来瞿秋白与杨之华的感情生活,从而带出他们的革命情操和光辉精神。瞿秋白和杨之华的爱情之旅是在上海大学开始的,瞿秋白是社会学系主任,而杨之华则是他的学生,杨之华是从家乡来到上海寻求民主救国的新女性,老师的才华和风度深深打动了杨之华,更让她羡慕的是瞿秋白与妻子王剑虹的举案齐眉,因为人生理想的差异,她对丈夫沈剑龙感到失望。于是,她把全部的热情和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学习和革命中,最终成为了中国共产党一员。瞿秋白因住处遭到敌人的搜查而被迫转入地下活动,杨之华受组织负责与瞿秋白联系,师生加战友的情谊,渐渐升华。

    谁知,自此别后,后会无期。

片中瞿秋白与杨之华的爱情是浓烈且隐忍的,他们的结合是曲折的。1924年,瞿秋白的前妻王剑虹病逝,而杨之华与丈夫的分歧和裂痕越来越大,后来也多亏沈剑龙的退让和成全,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和她是在革命斗争中结合的,同志战友加夫妻,因而志同道合,心心相印,铭心刻骨,他们一心想救国救民,创造一个美好的社会,因而不惧风险,并肩战斗。

    他们还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在报纸上登了三则启事:沈剑龙和杨之华解除婚姻关系;瞿秋白和杨之华确立恋爱关系;沈剑龙和瞿秋白建立朋友关系。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人这一辈子,能遇到真正的“知我者”,实在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而能和“知我者”共度一段岁月,携手走过一段时光,就已是难得至极的福分了,至于和“谓我心忧”的人白头偕老整个一生,那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高度,能攀附至最高峰者,不是没有,而是太少。太多的人和“不知我者”共度了人生,没有交汇出绚丽的火花,但却平淡而真实;太多的人和“知我者”遇见了却错过了,或是遇见了相守了却最终分开了,但却将那一段曾经携手的日子活出了足以点亮全部生命的光芒,这是在与“知我者”白头到老的神话之下,可期的能触碰到的最美最珍贵的故事,而“秋之白华”的故事,就是这样一段摸得到的美丽的历史,它不是神话,却是传奇。

    最安定、幸福的莫过于在莫斯科的那段日子吧,两个人带着独伊在冰上滑雪、嬉戏、相拥。为了生活小事赌气、妥协······这一切是如此温馨。

秋白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也要面对反动派的屠刀,也要像他们一样义无反顾。之华说:面带微笑。

 

于是,秋白真的在枪决的时候做到了,他穿着之华亲手做的衣服,从容优雅地唱着歌曲,选择了一片美丽的土地,面带微笑,迎向盛大的死亡,白鸽群飞,那时候,雪夜长街上,之华孤单的身影会不会在他脑海中浮现?

     她默契地接上:“面带微笑···”

在现今的环境下,想要全面地表现瞿秋白的各个方面,无疑是不现实的,所以创作者们在被缚住手脚又必须讲出故事的情况下,以爱情的角度切入对历史的展现,实属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种方法。但是,若非主创们呕心沥血的创作捧出了这部电影,又有几人会在多年后想起瞿秋白,会愿意读一读《多余的话》并思考些什么呢?还是引用对《唐山大地震》的评论来说吧:电影的存在或许无关反思,但却有助于铭记。即使有观众会因那尊重史实的“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而笑场,可依然有人会在会心一笑后通过瞿秋白的文字去探求他的内心世界,这难道不是《秋之白华》存在的意义吗?以唯美的爱情勾起人们对革命者的缅怀,并带动人们于电影之外去寻觅、思考,这难道不是这部电影的珍贵之所在吗?全片的线性叙事在十余年时间跨度的基础上,点有些散,因而形虽然在,但魂却有点聚不到一处去,所以略显轻飘。然而,那份情感的力度却是强大的,单以爱情片的标准来考量,本片无疑达到了很高的水准,换句话说,只是默默地感受“秋之白华”的那份挚爱深情,就已经让人倍感温暖、唏嘘不已了。

 

瞿秋白对杨之华说:“我一定要把‘秋白之华’‘秋之白华’和‘白华之秋’刻成3枚图章,以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无你无我,永不分离。”我从未想过如此简单的四个字组合在一起竟会如此美丽,仿佛他们都是为彼此而生一样,有你有我,无你亦无我。

         

那枚红印章,那颗铜纽扣,就此纪念秋白之华。

        

动荡时代的爱情,清淡平和至此,便已足够。再没有比董洁更适合的杨之华,也没有比窦骁更适合的瞿秋白了。戴上黑框眼镜,穿上民国长衫,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历史课本上那个干涩的人物就此焕发了生机,儒雅,博学,平和,纯净,克制。

    沉默半响,之华又道:“我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

    秋白点燃了一根烟说:“他不敢。”

    秋白答:“还是不要说。”

    有一些感触,想要表达。

    还有,之华是我一生的知己。

    很喜欢他们两个在外白渡桥上互通心曲的那一段,原来那时候的爱情竟是那样含蓄。

   《秋之白华》中,沈剑龙虽然只出现了几次,可是我却印象深刻。

    当他们谈到革命,谈到斗争时,秋白为学生的死亡感到自责。之华说道:“能和你在一起,走在前面,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

    雪夜告别。外表平静,内心不舍。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拍摄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秋之白华,此情应是长相守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8522 日记本

澳门新萄京8522人活着是心情,愿世界永远和平

固然以为“俗”,可是笔者个人认为不“俗”。贴合现实生活实际!有稍许人嫌恶,又有稍许人因为看不起病!...

详细>>

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动画电影盘点,等待谁来大

       最喜欢的是影片对当代社会的无情而压抑的体制的批评,虽然着墨不多,但是错失援救良机的警察局、只顾...

详细>>

澳门新萄京8522贴心的娃娃,轻便的用好与坏评价

       这是大概十年来罕见的小编会思量再爱上四次的国产电影,原因么:     1.不玩科学幻想、武侠、滑稽的...

详细>>

澳门新萄京8522伟大的卑微,之爱的救赎

       影片刚上映的时候没有勇气去影院看,怕自己在那种氛围下会哭。昨天看到网上已经可以播放了,于是决定...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