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空留英雄白头,明明是霸王别姬

日期:2019-07-02编辑作者:拍摄服务

关于程蝶衣
       程蝶衣的一生入了戏,当了一辈子的戏子,唱了一辈子的戏,把一生的情感全部都倾注到了戏里面。
       他爱段小楼,是程蝶衣对段小楼的依赖,是虞姬对西楚霸王的深情,可是 到头来所有的一切又在结局变成了一个化茧成蝶的笑话。
记忆最为深刻的是,程蝶衣对着段小楼的诉求,我跟着你唱一辈子的戏好不好,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算不得一辈子。
        张国荣将程蝶衣的一颦一笑,一怨一怒都演到了极致。小时候总是将戏词唱错,唱出来的是: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本就是戏词,程蝶衣偏偏认了真,这一认真便也有了极致的深情和全部的祈愿。这一唱,原本单纯的小豆子成了闻名一时的程蝶衣,虞姬。他爱着演着西楚霸王的段小楼,可是偏偏这一场戏入了戏的人只有程蝶衣一个人,段小楼的全部不仅仅只有程蝶衣,只有京戏,他还有属于他的的活法,自己的爱情。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李碧华在全书的开头如是写到。可偏偏婊子有了情,戏子有了义,一场三个人的悲剧便开始了。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这是李碧华在原著《霸王别姬》里的第一句话。 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偏偏他程蝶衣的虞姬,入了纯青之境,达到了人戏不分,雌雄同在的境界。 一九二四年的冬天,他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男人,在他艰难无助的时刻挺身而出,将他护在身后。“窑子里的东西掉地下咯”,母亲妓女的身份和抛弃使他心中充满了愤恨,戏班班主的严厉苛责和师兄弟的欺负羞辱使他感受不到人间温情。那个被母亲切掉的六指儿是一种“被阉割”的符号,蝶衣的内心严重缺失。只有他,那个给递被子,顶替挨打的段小楼,给予他关怀与保护,那便是蝶衣心理缺失的一剂良药。蝶衣对小楼充满了感激与依赖。隔着窗户观望被师傅罚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小楼,他一进门,蝶衣便搂着被子冲上去抱住他,一如当初他将被子扔给蝶衣。当蝶衣跟着小癞子逃跑时,仍不忘回头对小楼说一句“师哥,你别忘了我留给你的那三个大子儿”。两人依偎在一起睡觉,蝶衣紧紧抱住小楼,生怕失去,失去了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信赖与依靠。 从“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到“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转变,便是程蝶衣对自己性别认同的转变。妓院里容不下除嫖客外的任何男人,他便自小一身女儿家装扮,当他离开妓院来到戏班,却又开始饰演旦角。渐渐长大的蝶衣对性别有了自己强烈且清晰的认知,可“我本是男儿郎”的倔强与血性终于还是败给了环境与情感。转变的开始大概是在蝶衣与小癞子偷跑看角儿唱戏时,导演给了台上的霸王一个特写,只这一眼,蝶衣便后悔逃跑了,他要回去,回去找他的楚霸王,回去做他的虞姬。蝶衣所接触到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便是母亲和虞姬,母亲的抛弃使他愤恨,于是他希望做一个和母亲截然不同的人,做个像虞姬那样美丽高贵从一而终的完美女人。戏词的改变让他有机会与小楼登台唱戏,可同时他也被张公公惦记上。在痛苦绝望之际,他想起师傅说过“人得自个儿成全自己个儿”,于是他接受了戏中人的身份与性别,开始了他人戏不分的一生。 “霸王要是有这把剑,早就把刘邦斩了,当了皇上,你可就是正宫娘娘了”,从此这把剑,便是蝶衣心头的一颗朱砂。但只有在舞台上,霸王才是属于虞姬的。在戏词中唱到: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去;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那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为霸王舞剑,而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从一而终”的中国传统式的训诫,已镶嵌在蝶衣的内心深处,虞姬便是蝶衣心中完美女人的象征,于是蝶衣幻想着与小楼唱一辈子的戏,当一辈子的虞姬。当小楼在八大胡同为了菊仙打出名儿时,虞姬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生”的可怕与绝望,菊仙的出现破坏了他与小楼的亲密无间的关系,而她妓女的身份,也使蝶衣想起自己的母亲。他把戏当人生,活在戏中,而小楼只是把唱戏当作一种谋生的手段,当作一种兴趣爱好,这也正是两人对“一辈子”的理解所出现差异的原因。蝶衣握紧小楼的手,深情相望,说出了他心中设想的理想人生。“就让我跟你常一辈子的戏不好吗?”“说好的一辈子,查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小楼却对此报以无奈,他分得清楚戏与人生,理想与现实的差别。“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虞姬是真虞姬,霸王却是假霸王。沉迷于喝花酒抽大烟的霸王早已将虞姬抛之脑后,小楼不再与蝶衣同唱《霸王别姬》,他开始了世俗又现实的生活。只剩蝶衣一人沉浸在戏中无法自拔,事已至此,霸王别姬竟成了姬别霸王。袁四爷的出现给了蝶衣一丝慰籍,但终究不是他心里的小楼。当他得知小楼被日本人抓走时,他饱受良心的煎熬与道德的谴责去给日本人唱堂会,却意外发现有个叫青木的军官懂戏。在蝶衣眼中,只要懂戏的都是朋友,没有国界之分。小楼却羞于蝶衣这种没有政治立场的做法,给了他一个巴掌。站在一旁的菊仙与蝶衣一样,只想拼尽全力将心爱的人救出。此时,菊仙与蝶衣的关系开始发生转变,他对她不再单单是鄙视怨恨,而是一种纠结复杂的情感。她与蝶衣的母亲一般都是妓女出身,蝶衣从小就缺失的母爱从这里得到了补偿。在蝶衣痛苦戒烟时,他被小楼捆起,陷入昏迷状态。此时,他身体一阵阵发冷,触动了天寒地冻的记忆,面对菊仙,他出现幻觉,仿佛又回到了幼年,一声声,哀哀地说:“娘,水都冻冰了”。这也激起菊仙的母爱的移情,她将他用衣服一件又一件裹上,抱在怀中,仿佛他是自己曾经失去的那个孩子。 当小楼当众跪下指责自己,蝶衣以及菊仙的种种罪行时,这出《霸王别姬》已开始渐渐落下帷幕了,小楼的行为使得三人正式分道扬镳。菊仙震惊的神情和小楼绝望的眼神使人不寒而栗。“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连楚霸王都跪下了,那这出戏还有唱下去的必要吗?菊仙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在十一年后,段小楼与程蝶衣相聚在京剧院走台,他重新唱了《思凡》里的那两句词:“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一次,他终于分清了梦境与现实,真正的从戏中走出,只是人性的悲凉往往难以令人接受与面对,他也做出了与菊仙同样的选择。 程蝶衣这一生,是可悲可叹的,也是值得称赞的。可悲的是他人戏不分,称赞的是他做到了多数人做不到的从一而终。最后段小楼那一声撕心裂肺的“蝶衣……”,使我想起他们第一次同台唱戏后,蝶衣给小楼舔眉,从骨子里透出的柔情万种。蝶衣于他,眼角眉稍都是情,此生成败皆由你。

关于菊仙
      这部剧里面除了程蝶衣之外,给我最为震撼的一个人,菊仙。她是一个风尘女子,骨子里的傲气与当时很多传统女子并不一样。不过在那个时代的女人,很少有人例外,菊仙也一样。她放弃了灯红酒绿的生活,一个人把自己给赎了出来。一个人跑去找段小楼结婚,就因为一句在妓院的戏言。
       菊仙离开妓院之后,她的一切都只有一个名词,就是段小楼。她成了段小楼的妻子,她将程蝶衣的段小楼抢了过来,她成了本本分分的妇女,一个人操持着家务。
       菊仙与段小楼的羁绊很深,却抵不过时代的裂痕,段小楼为了苟活,当着所有人的面,否认了一直为自己付出的菊仙,说出来菊仙曾经不齿的身份,一句话,将原本坚毅的女人菊仙生生来了个万箭穿心,她什么都不怕,不怕穷,不怕苦,不怕程蝶衣的怨念,不怕世人的闲言碎语,可是她最怕的东西却来得最为猛烈。
      菊仙最后的自杀,是信念的破灭,连信仰都没有,还活着干什么,连自以为的天都塌了,还能活下去吗?
      或许,菊仙的死是凄凉的,可是殊不知,段小楼的话语才是最为致命的。

程蝶衣从小被母亲当成女孩子养在窑子里,可到底是男孩子,长大就露陷了,没法在妓院继续呆下去,母亲只好把他送到戏班子里寻个活路。因为母亲的遮掩,他从小性别意识就模糊。又因为一副柔美的模样和柔顺的性情,他在戏班子里被当班主成旦角来培养。他不断将《思凡》的唱词错念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美娇娥”,这又何尝不是他自己内心的困惑和对性别错位的抗拒呢。小楼用烟斗搅伤蝶衣的嘴,跟他说“你就想你自己是个女的”,逼着他不再唱错。于是蝶衣从此就屈服了,一句“我本是美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戏词,让程蝶衣把自己真的当成女娇娥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澳门新萄京8522,张可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段小楼
     他可谓是幸,也可谓是不幸。
     这一辈子,他段小楼什么都得到了。作为戏子,有了西楚霸王的名声,作为师哥,有程蝶衣这个师弟的爱慕依赖,作为男人,他娶了菊仙为妻。
     可是,想一想,他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文化大革命让他不能再唱戏了,菊仙因为自己的言语,生生上吊自杀了。十年之后,等着再上戏台的时候,自己爱护的师弟,程蝶衣化身虞姬拿着那柄长剑,如虞姬般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曾经说过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到头来,执念最深的人,死在了自己的执念深渊,自以为洒脱的段小楼,却在世上,独自伤悲。身边再无他人,身边在没有曾经程蝶衣的相护与依赖,再没有菊仙用尽一生的爱情。
      直到最后,他便也只能歇斯底里。

段小楼对他说:“我是假霸王,你才是真虞姬”。为了成为虞姬,小豆子放弃了逃出戏园的机会。为救小楼,蝶衣为日本人唱堂会背上汉奸罪名。真虞姬程蝶衣为了他的霸王不离不弃,而身为“霸王”的段小楼却屡屡的抛弃虞姬甘愿成为市井男子。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遇到了只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段小楼,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遇到了一片茫茫的白雾,纵有万般情绪,也无人可说道。在那个年代,同性之间的爱情是那么的卑微,大家心照不宣,他不敢说,小楼也就当不知道。

关于其他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丰富的色彩性格,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不屈的无奈。
当时那个年代,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自己的故事。
其他的人物虽然戏份不重,却在短短的几个片段,只言片语中描述了种种的无奈。

如果说程蝶衣是人生单纯理想的代表,段小楼则是人生丑恶现实的代表。小楼和蝶衣一同在梨园的戏班子长大。少时的他有冲天的豪情霸气,护着他的师弟不受师傅的责罚,也曾为菊仙怒砸酒壶成就了一段英雄救美的传奇。但时光如流水,一点点的磨平了他的棱角,将他从头到脚变成了另一个陌生人。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8522发布于拍摄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空留英雄白头,明明是霸王别姬

关键词: 澳门新萄京8522

美好往往离不开冲动与激情,那么些被岁月抛弃

黄晖所要竭力描述的是一种我辈本已阔别已久的价值观,这种积极理想的价值观,往大里说是心怀家国苍生,往小里...

详细>>

安利张鲁一的脚步我从未停歇,开播两周年

到了前日,一九七八年诞生的她快四十一岁了,却愁思间成了在豆瓣、天涯、B站、新浪等各大论坛里被万千迷妹迷弟...

详细>>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既然不喜欢

就是不懂了,某些人看了剧没!还有的看了一集就否定全部!更有的明明剧最多只有1.5倍的加速!硬是说成2.0倍!这...

详细>>

来源特性的爱与被感染的爱,大概只有爱能够

印巴两个国家语言相通,但信仰不一样,历史上居然于今都还留存着仇恨,那部电影以印巴两国的村夫俗子的遗闻为...

详细>>